文章類

02/24/2020 – 生者对逝者的责任–勿让罹难者的死亡被强权掩盖

Posted on Feb 24,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406 楊建利 (公民力量创办人)  夏明(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会主席)   岁末年初,新冠病毒在官方信息垄断和信息屏蔽的掩护下,造成大规模的人群感染和死亡,让武汉陷入恐慌无助的状态。在这场灾难中,受伤害最大、伤痛最深的是罹难者及其家人,在这一特殊的时刻,无数的家庭成员处于被彼此隔离的状态,无法相见,无法相互关照;因医疗资源的短缺和调度失当,许多重症病人未能得到适当的治疗和照顾,成千上万的感染者孤独地挣扎、孤独地离去,没有亲人的告别,没有最后的遗言。 但由于维稳和权力者游戏的需要,武汉肺炎死亡者的数字被政府大大压缩,质疑者的声音被压制,信息封锁不仅导致罹难者生前的疏于防控,也让他们的名字在死后仍不为人所知。网上有较为可信的音像资料表明,这段时间里,火葬场的新冠肺炎火化遗体中,只有大约30%来自医院,而由于疫情爆发后武汉的医疗体系处于近乎崩溃状态,而且对新冠肺炎确诊的标准被人为抬高,许多新冠肺炎的感染者即使在医院去世后也未被列入新冠肺炎死亡名单,这就使得官方统计的死亡数字大大低于实际情况。有一种说法是,在这场疫情中罹难者的实际数字,可能需要在官方数字的后面加一个零。...

Read More

2/6/2020 – 裸露在病毒之前的忠诚、维稳和一尊 ——习近平时代的转折点

Posted on Feb 6,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371 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2019-nCoV,这一名称中的2019隐含着极强的讽刺意义:在疫情的发生地中国,2020(不是2019)年1月10日之前,公众几乎对此一无所知,而任何关于这一疫情的言论对于谈论者来说都具有几乎和病毒一样的危险性。整整七年的习近平统治,中共政府对社会言论的打压早已超出了传统的“敏感”领域而无限蔓延,长期重压之下,当这场大规模疫情爆发的时候,没有任何医疗界人士象2003年Sars爆发时的蒋彦永那样公开对民众示警,即使如此,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等人的小范围网络聊天还是享受了与709律师同样的待遇,被中国警方和中央电视台未审先判地予以定罪。(在这篇文章完稿时,得到李文亮医生病逝的噩耗,心中无限悲愤。您的星星,照亮您回家的道路,李医生,您走好。) (网络图片:官员戴N95口罩,而医生只能戴普通外科口罩) 特别讽刺的是,早在17年前,言论管制就是另一场疫情蔓延的罪魁祸首,中共政府没有从中接受任何教训。也许这样说有些过于笼统,应该承认,胡温上台之初的非典事件和孙志刚事件促使中国政府被迫相当有限度地为网络言论松绑,但这一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在《零八宪章》之后再度被收紧,更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被蚕食殆尽。...

Read More

12/07/2019 – 香港,时间在谁的一边?

Posted on Dec 7, 2019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291 香港大规模抗议由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开始已持续半年时间,发展成为一场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因其社会动员之广泛、抗议意志之坚定、抗议策略之灵活,成为民主运动史上的奇迹和经典案例,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学习的经验。但迄今为止,有两点并未超出观察者一开始的判断:其一、中共和港府不会对主要的民主诉求作出积极回应,抗议者将遭遇越来越残酷的打压;其二、中共和港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香港民众的抗议声音。 我将香港局势在可见未来的发展概括为两点:赢不了,输不掉。总体上來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政府和抗议民众的较量将处于僵持和拉锯状态。 就在港警的镇压近乎走向疯狂之际,泛民议员在区议会选举的胜利和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再次凸显了僵持与拉锯状态长期化的趋势。最近,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12月8日的游行获得批准,表明在这种僵持状态下,港警的打压依旧无法消除民众的抗争热情和意志,当然,无论多大规模的抗议,依旧暂时不会获得港府的积极回应。 那么,这样的僵持局面将会维持多久,时间将会站在谁的一边?...

Read More

11/01/2019 – 我对中共四中全会的初步解读 杨建利

Posted on Nov 1, 2019

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229 刚刚细读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告,初步解读如下: 紧接着70年国庆大阅兵而召开的中共四中全会以及该全会的内容标志着习近平执政第一季的结束和第二季的开始; 习近平执政第一季主要目标是:巩固权力、确立定于一尊的地位,此目标基本完成; 第一季结束时,习是大权在握,危机四伏,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四面树敌; 执政第二季首先是要进行党内派系平衡以稳固权力基础,这延续了他在10.1国庆讲话以及国庆游行方队所表达的基调; 执政第二季其次要走平衡路线,中共四中全会正式确立了习近平执政第二季的政治路线和纲领—毛、邓的中间路线,简单地用数学表达就是(毛+邓)/2; 四中全会公告未提及“反腐”,意味着习近平欲减少党内折腾,稳定党内; 四中全会主题虽然为“国家治理体系”(即政治体系),但未涉及政治体系最重要的部分——权力更替制度,以及与此相关的人事安排,这意味着终身掌权的初心不改。   总结起来,习近平执政第二季的开端就是:大权在握、平衡派系、平衡路线、继续严格管控社会、减少折腾以稳定党内,并力争第三届。   面对一个大权在握、平衡党内派系、平衡毛邓路线、继续严控社会、意欲减少党内折腾的习近平,是我们民主反对力量面临的与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前几年不一样的新问题。 (完)...

Read More

09/27/2019 – 韓連潮、楊建利:七十年極權催生『赤納粹』釀禍人類

Posted on Sep 27, 2019

来源: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baitai/20190927/1198180.html 中共暴力竊取政權、建立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中國人民馬上就要70周年了,中國向何處去–是繼續紅色納粹統治還是回歸人類文明主流–再次成為世界輿論焦點。 本文在剖析中共暴政的基礎上,論述前者將釀成更大的禍國殃民之災、後者才是中國長治久安興邦之道,揭示習近平正把中國帶往戰爭災難深淵的邊緣,中國人民和世界必須高度警惕全面和反制。只有鏟共去習,才能消災降福。 中共之所以能統治中國70年,主要依靠兩個法寶,一是暴力,二是謊言。暴戾、野蠻、血腥和恐怖的遺傳基因深深的嵌入中共組織機制的每個細胞中,毛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深入中共統治集團的骨髓,他們認為槍桿子是奪取和維持政權的根本途徑,他們崇尚暴力和暴力威脅。憑借槍桿子,他們建立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國家專政機器,濫殺、濫關、濫管無辜,維持紅色恐怖統治,至始至終自居被他們奴役的人民的代表。中共建政以來通過種種政治運動和政策殺害無可計數的中國人 – – 被槍殺者數百萬,餓死者三千多萬,計生殺嬰達致上億 、死於監獄和勞改營、文化大革命者不計其數 – – 數倍于一、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數。...

Read More

09/05/2019 – 杨建利:撤回《逃犯条例》不能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自由

Posted on Sep 5, 2019

来源: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baitai/20190905/1186396.html 发表日期:2019.09.05 撤回《逃犯条例》不能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自由 杨建利 今年三月开始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激起了香港市民广泛而积极的参与,在无统一领导和组织的情况下,香港市民以罕见的勇气与智慧创造了非暴力抗争的奇迹,丰富了全人类非暴力抗争的经验,自6月9日以来,香港市民以多次过百万人的大游行给港府和中共政权施加了巨大压力,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首次提议撤回《逃犯条例》,这是香港市民持续抗争的结果,是伟大的香港人的胜利。 从公开信息—林郑月娥私下谈话录音泄漏的信息以及此后这两天北京当局的官方言论—来研判,我们并不能确定,林郑月娥的迟到的让步是完全听命北京的决定还是她与北京之间嫌隙的表现,假如是后者,我们希望林郑月娥进一步表现出与中国内地各省市官员不同的政治品质,向靠拢人民的方向继续勇敢前行。政治人物的历史评价往往更多地取决于她如何结束而不是如何开始。 然而基于以往的经验,对于林郑月娥的这一妥协不宜过于乐观和给予太积极的评价,我建议香港市民审慎评估港府甚或是中共政权在此一时刻做出这一表态的动机,无论如何都要坚持抗争,勿轻易停止公开的非暴力抗争行动,并继续高度警惕和抵制中共进一步对香港公民社会的渗透和蚕食。...

Read More

08/26/2019 – 楊建利:香港會向習近平證明 打壓自由沒有勝算

Posted on Aug 26, 2019

来源:http://hk.aboluowang.com/2019/0826/1334220.html (編者按:昨天議報發表了楊建利和政治學者Aaron Rhodes聯合發表在美國雜誌The American interest上的英文文章,楊建利本人和議報編輯收到許多讀者的來函,希望能讀到該文的中文版。今天議報記者Anna yunpeng Chen趕工完成翻譯,議報在此發表以饗讀者。) 8月5日,香港在這一天爆發了史無前例的罷工和示威活動,以香港年輕人為主的數千名抗議者聚集在香港金鐘車站附近的立法會大樓周圍。這一事件構成了當天香港抗議者的主體,它與國際媒體報道中通常出現的暴力衝突畫面,以及香港和北京的統治對遊行示威的抹黑描述完全不同。...

Read More

05/23/2019 – 杨建利:那一夜,这一生——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又名《致命自由》)

Posted on May 23, 2019

来源: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28495 曹旭云先生似乎对其自传体小说的命名颇有些踌躇,从《致命自由》到《爱尔镇书生》,其间自有内心的思量,而在我看来,两个书名分别抓住了他生活的两个关键词:“自由”、“书生”。 这两个词融汇在他年轻时创办的野苇读书社的书社箴言中:“阅读为了自由。”小说的第一章就从创办野苇读书社的故事讲起。阅读是知识分子的生活方式,而对自由的自由却不仅仅是人的本能,在这个故事里,它甚至是对现实的一种躲避。 年轻的中学教师罗姆对生活充满希望和真诚,却因“取消课时计划”这样一项工作范围内的改革建议而受到校党支部书记的打压,“最近存在的一股说什么要求取消课时计划的自由歪风。这股风越吹越甚,就像那屋顶上的寒风,阴气逼人那!什么鬼话?我今天就要在这里提刀立威了。”“凡事得要讲点政治,我看我们要整风、要改造,将这股歪风压下去,打掉其反动的嚣张气焰!”...

Read More

05/20/2019 – 杨建利:接续缺失的历史链条——读陈小雅《八九民运史》(2019年修订版)

Posted on May 20, 2019

来源: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baitai/20190520/1130761.html 这是一本堪称奇迹的巨着,也是一本带有遗憾的史书,这主要并不是说我不认同书中的某些分析和观点,而是说让一个人独自对1989年那场规模宏大的运动进行全景式记录本身就足以让中国和世界感到惭愧。遗憾的是,那场攸关中国未来的运动戛然而止后,对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的谈论在中国迅速成为一件危险的事,而少数流亡者不仅丧失了原有的政治施展空间,也让他们对历史的回顾与调查变得困难。相对于那样一场规模宏大的运动,一个人的力量和视野毕竟有限,所以,这本书虽然是迄今为止关于八九民运的最翔实记录,对研究八九民运来说,也免不了有遗漏和争议。 但它为后来的研究者奠定了基础。没有陈小雅,即使三十年后,我们也不会有这样一本书。 陈小雅出生在一个学者型官员的家庭,八九民运爆发时她担任《中国文化报》记者部负责人,全程参与了那场运动,并从那时起就展露了她记录历史的责任感。作为一个高级干部子女和八十年代京城文化、新闻界的活跃者,她有接触各方人物和收集资料的天然优势,但仅有这些,对完成一部长达130万字的《八九民运史》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坚持和专注。...

Read More

03/15/2019 – 楊建利、薛伟对“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王炳章角逐诺贝尔和平奖”事件的有关事实澄清

Posted on Mar 15, 2019

敬   告       3月10日是西藏抗暴60周年纪念日,我们两人分别带领公民力量代表团和国际汉藏协会代表团至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另外还有一个华人代表团是由秦晋为主席的民主中国阵线组成,盛雪为该团成员。       按行程安排,3月10日早晨在藏人行政中央举办的纪念大会开幕前,三个华人代表团集体觐见达赖喇嘛尊者。在等待进入大昭寺觐见尊者的时候,盛雪找到我们,说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委托她请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王炳章为201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希望我们加入她一起向尊者提出请求。当场我们就指出,今年度的2月1日提名截止期已过,因此请求提名已不合适,只能请求尊者原则上支持王炳章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我们两人同意与盛雪和秦晋一起向尊者提出这个原则性请求。       在大家坐定等待达赖喇嘛尊者接见的时候,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才嘉先生礼貌地跟大家说,这次接见不是研讨会,尊者讲完话后可以提问但是不要做长篇大论和辩论,他特别提醒大家尊者已是84岁老人,“不要折腾他”。听此,我们两人耳语沟通了一下,觉得不方便向尊者提任何请求,但是已经来不及与盛雪商量。       当盛雪向达赖喇嘛尊者提出提名王炳章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请求的时候,尊者透过才嘉先生翻译表示原则上支持王炳章获奖,但是没有明确表达他本人是否同意做提名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