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4/2021 – 时事大家谈: 世卫专家在武汉 “考古”参观还是溯源调查?

Posted on Feb 4, 2021

来源: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210204-voaio-who-experts-visit-in-wuhan-archaeology-or-traceability-investigation/5765032.html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专家组在武汉对新冠病毒溯源的实地调查在中国政府的严密管控下展开。专家组星期三得以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此前还去了武汉疾控中心、华南海鲜市场和武汉收治新冠患者的几家医院。

这次调查距离疫情爆发已时隔一年多之久,而且是在北京设置了各种障碍并几度推迟后才成行的。有网友甚至把此次调查戏称为“考古”和“参观”。

尽管中方强调,中国始终以“开放、透明的态度”同世卫组织就病毒溯源保持密切合作,但世卫调查组此行的行程不公开、也没有与媒体直接接触,所披露信息少之又少。

北京到现在仍拒绝承认武汉是新冠疫情的最早暴发地,并辩称疫情是在全球多点多地暴发。这次被高度政治化的病毒溯源调查能获得什么?中国这次对世卫组织病毒溯源调查的操作向世界展示了什么?

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前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表示,迟到而仓促的病毒溯源调查很难发掘病毒真相。

他说:“我们现在很难对调查有太高的期待。也许这些专家在中国这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掌握的东西对他们了解这个病毒,了解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真相很有用。但是我觉得中国政府从各方面,首先就是一年的时间,最好的调查时间早已经过去了。其次就是设置重重障碍,也许在专家的选择上也做了很多工作。也有一些消息说怀疑其中部分专家的独立性。这都是有可能包括这些专家之前的一些发言,他们在一个场合说要避免谈及源头等等敏感的问题。但是我们很难通过这短短而且是已经迟到的调查得出真正的结论,很难发掘出病毒的真相。”

但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办人杨建利认为,这次迟来的病毒调查仍热是有意义的,专家可以通过与知情人和当事人对话找到病毒来源的蛛丝马迹。

他说:“现在我们面临的调查武汉病毒源头的工作实际上大部分的证据现场已经被削除了。但是大部分的知情人、当事人还都在。所以这和考古是不一样的。这就使得这次到中国去调查就显得比较有意义。人类面临着病毒源头的调查实际上已经解决了。是谁解决的呢?中国政府解决的。所以真相已经掌控在中国政府和它掌控的科研人员手中了。问题不是要把真相调查出来,而是真相要不要公布的问题。所以现在看世卫组织之行,很多都是政治上的表态和政治上的运作。这已经不纯粹是一个科学的问题了,它变成了政治上的问题——就是在什么条件下能够促使中共政府向世人公布真相。这和一般的参观也不一样,一般的参观就是看看回来就完了。但是所谓的调查到中国去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这就说明中国政府不想让你调查,而真相已经被中国当局掌控住了。虽然一些证据现场已经不存在,但是它不可能完全消失。科学家还留下了很多资料、证据、数字,再加上未来对于蝙蝠等等取证的证据进行对证,再加上一些分析,人们总能找到源头大概在什么地方。当然未来可能更多的是一个政治过程,怎么促使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公布真相。”

但中国政府并不承认世卫组织专家此次武汉之行为病毒溯源调查。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话说,这是“国际专家同中方相关领域专家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进行的一次交流合作,是全球研究的一部分,不是调查。”

而另一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疫情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全球多点多地暴发。他说,希望美国也邀请世卫组织进行病毒溯源研究。

杨建利对此表示,这是中国政府在混淆视听,因为很显然新冠疫情最早是在武汉暴发的,而且如有需要,他相信美国会以开放透明的态度,让世卫组织进行调查。

他说:“除了中国的武汉还有湖北省的另外一个城市以外,没有世界上另外任何一个城市病毒的感染者是大面积的在医院里暴发的。这是一个常识,这也是科学。基于常识以及科学的数据,科学界肯定是认为最有可能的源头就是中国。所以首先想到中国去调查。其它地方有没有可能?当然有可能。如果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我要到美国的某个研究所去调查,我相信这个是开放的。为什么它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呢?因为基于它的数字、基于它的科学推断、基于它的常识,它认为这个可能性非常小,首先要把资源用到可能性最大的地方去。中国政府在这儿就开始用阴谋论,从去年的2月底开始用阴谋论扰乱视听,使得今天本来比较清楚的一个事情变得好像不怎么清楚了。”

世卫组织病毒溯源专家组星期三得以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在那里停留了大约3个半小时。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有一种观点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可能源于在那里发生的一次事故。但中国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前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表示,此次调查已被中国政府高度政治化,因此允许世卫组织专家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仅做几个小时的停留,这是不能打消国际社会对它的怀疑的。

他说:“中国政府从去年年初开始,就把这个问题政治化。实际上更早在2019年年底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些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中国政府把这个本来是卫生健康的疫情问题当作政治问题,这也是中国这样一个政治体制决定的。它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政治化,和它的政绩、政治合法性、政治稳定连在一起。所以它在疫情爆发后不断地设置障碍去掩盖真相,同时阻碍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直到爆发超过一年的时间才允许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些专家去调查。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去排除人们的疑问。即使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也很难排除人们对病毒真相,对这些调查是否独立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