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9/2021 – “参与更有利于改革” 美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引发不同反应

Posted on Feb 9, 2021

来源:https://www.voachinese.com/a/us-rejoins-un-human-rights-security-council-20210208/5770402.html


资料图:鱼眼镜头下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场景
资料图:鱼眼镜头下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场景

美国政府星期一(2月8日)宣布以观察员身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朗普政府在三年前以该组织“保护人权践踏者”为由退出。拜登政府表示,人权理事会存在缺陷,但改革这个机构的最佳方式是参与其中。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政府再次承诺美国奉行以民主、人权与平等为中心的外交政策。”他表示,“有效利用多边工具是这一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拜登总统已指示国务院与人权理事会“立即和有力地重新接触(re-engage)”。

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在周一的记者会上表示,重返过程已经开始,美国代表团当天在日内瓦参加了人权理事会的例行组织会议。他表示,现阶段美国将以观察员身份其中,让美国可以在人权理事会上发言,参与谈判并与伙伴合作。

特朗普政府2018年退出这个由47个成员国组成的国际机构,称该机构长期以来保护人权践踏者,充满政治偏见,并且对以色列抱有“长期偏见”。

布林肯:美国退出将导致领导的真空

布林肯在声明中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确实存在缺陷,但改善这个组织的最好方式是参与其中。他说,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无助于鼓励有意义的变革,反而造成了美国领导力的真空,而独裁国家利用了这一真空。”

他说:“我们认识到人权理事会是一个有缺陷的机构,需要对其议程、成员以及关注的重点进行改革,包括对以色列的不成比例的关注。”

布林肯说,当人权理事会运作良好时,“会让人权记录最差的国家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可以成为那些与不公正和暴政作斗争的人的重要论坛。”他说,为应对人权理事会的缺陷,确保其履行使命,“美国必须有一席之地,充分发挥我们的外交领导作用。”

黑利:失望看到拜登政府将该组织合法化

拜登在竞选时就承诺将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帮助重整该机构。但是批评人士认为,重返相当于允许这个机构继续无视中国和俄罗斯这些在理事会中占有席位的国家的侵犯人权行为。

目前,中国、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和厄立特里亚这几个被控侵犯人权的国家都是人权理事会成员。

特朗普政府退出人权理事会时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尼基·黑利星期一在推特上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没有改善人权。它为俄罗斯、中国和委内瑞拉等独裁国家和侵犯人权者做掩护。非常失望看到拜登政府将一个对全球人权活动人士来说已沦为闹剧的组织合法化。”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舍费尔表示,除非人权理事会进行改革,否则它将无法平等地解决严重的人权问题。

人权组织对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表示欢迎

一些人权组织对拜登政府重新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定表示欢迎。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对美国之音说:“我想很清楚的一点是,拜登政府表示,这不仅仅是成为人权理事会成员,而是在联合国各系统中支持联合国人权机制。这是非常重要的优先事项,尤其是鉴于中国政府对这一系统的侵蚀以及对人权的削弱。……北京已经能够将其观点注入联合国系统,并日益施展力量。要回顶的话,美国和其他尊重人权的国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联合国理事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表示,欢迎美国的宣布,期待在理事会急需进行的事务上听到美国的重要声音。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也对拜登政府的决定表示欢迎,其人权项目负责人达克瓦尔在声明中说,政府在国际人权方面的信誉有赖于其言论与在国内外促进人权的具体行动是否匹配。

杨建利:如果只是为了和特朗普不同而重返,那没有意义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事务并熟悉国际机构运作的“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表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确已沦为“一个人权侵害者的俱乐部”,对美国来说,在这个阵地上的确没有很多实质性的收获。不过他表示,对于很多像他一样致力于推动人权的人士来说,这个机构仍然是曝光中国人权问题的一个有价值的国际平台。

他呼吁拜登政府做出一些切实的改革计划,不只是为了重返而重返。他说:“由于美国当初离开人权理事会以后没有任何替代方案,现在拜登政府决定重返也是对的。……但如果没有计划,仅仅是为了和特朗普不一样而回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话,我觉得这就非常肤浅,而没有意义。”

美国现在在人权理事会的观察员身份没有投票权,将一直持续到2021年底。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是否会在今年参选会员。

人权理事会的47个席位按照联合国区域集团分配,分别为亚太13席、非洲13席、东欧6席、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8席、西欧其他国国家集团7席,联合国大会每年改选三分之一左右的理事会成员。理事会成员任期3年,可以连续竞选连任两次。

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中的奥地利、丹麦和意大利这三个国家的会员任期今年到期。美联社报道说,美国官员表示,美国政府打算寻求其中的一个席位。

杨建利认为,联合国基本上是国际政治的角力场,美国还应在人权理事会以外的其他许多方面联合盟友,这样才能发挥作用,推动变革。

他说:“我觉得,如果美国想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能够起到作用,首先还是要理顺和盟友的关系,使得民主国家的盟友能够在联合国里按照价值要求去投票。”

一些分析认为,一些迹象表明联合国人权理事正在采取步骤做出一些改变。今年1月,来自斐济的纳扎特·沙米姆 (Nazhat Shameem)当选新的理事会主席。斐济有良好的支持人权事业的记录,近几年来支持对委内瑞拉、叙利亚和也门等国的人权侵害指称展开调查,但也遭遇过中国等成员国的反对。

拜登政府希望美国的加入可以加快改变的步伐。布林肯国务卿在星期一的声明中说:“我们强烈相信,当美国有建设性地接触理事会,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协同合作,积极的改变触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