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類

02/10/2018 – 杨建利:中国政府要做全世界言论的审查者?

Posted on Feb 10, 2018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7861 近日,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公司一则关于奔驰汽车的海报引发中国“舆论”抗议,压力之下,2月6日,戴姆勒公司公开道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虽然没有明确答复该道歉行为是否是应中国官方的要求做出,但以胜利者的口气宣称:“知错就改是做人做事最基本的道理。” 事实上,不需要揣测中国政府是否对梅赛德斯-奔驰直接施压,在越来越严格的管制之下,中国所有大规模的网络舆论事件如果没有官方的许可,都是不可能形成的,所谓“舆论压力”,实际上就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 这一事件最为令人惊讶之处,我以为有两点: 一,海报内容本身——“从所有的视角审视,你会变得更加宽广”——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没有错误,也不带有任何政治敏感性,而且,这一内容发布是通过instagram账号发布的,作为全球性社交媒体,Instagram在中国大陆被封锁,也就是说,这是一则外国公司发布、完全没有侵犯中国“网络主权”、也不是针对中国网民扩散的信息,即使附加了一句“以达赖喇嘛的全新生活视角开启你新的一周”,考虑到达赖喇嘛尊者在世界范围内的崇高威望——他不仅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住,即使在逃离西藏后,也曾继续挂名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只能被视为以名人影响力扩展广告效应的做法,却遭到中国“舆论”包括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粗暴“谴责”;...

Read More

11/15/2017 – 杨建利:突破民主受挫的困境——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词

Posted on Nov 15,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3796 2017年11月14日 日本东京 各位贵宾、各位朋友: 大家好。 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终于开幕了。筹备这届会议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刘晓波悲惨离世带来的沉重打击,工作一度停滞。中共十九大上新独裁者的产生,习近平政权政治上的左转、对言论自由的残酷打压、对民间社会加紧控制,使得这届研习营的召开承受着比以往更加沉重的压力。 的确,民主正在受挫。这不仅仅是对像中国这样强大的独裁国家中遭压制的民主运动的描述,也是对世界民主国家面对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所采取的绥靖立场和态度的描述。 而恰恰因为这一事实,这次研习营的召开显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对我们也提出更多挑战。 这是因为:中共政权以其强大的经济资源和军事力量、以其超出人们想象的政治保守性和维护红色帝国的决心,对内对外实施着分化控制、威逼利诱的整体战略,而我们自由力量相对而言是分散的。 我所说的自由力量,首先包括我们这些直接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力量,包括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参加者所代表的与中国直接相关的各民族、各地域、各宗教争取自由的人们。面对着强大的中共国家机器,我们别无选择,今天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宽容和理解进一步消除我们之间隔阂,我们必须有更高远的见识和更坚强的决心在实践中积攒智慧、增强能力,走出一条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团结奋斗的道路。...

Read More

10/30/2017 – 杨建利: 中国同样渴望人权——在意大利参议院非暴力激进党2017年跨国大会上的书面演讲

Posted on Oct 30,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2546 主题:文化、价值与原则的冲突:RIGHT OF THE PEOPLE OR HUMAN RIGHTS? (翻译 张帆) 2017年10月28日 罗马意大利参议院 感谢非暴力激进党的朋友们邀请我在本次跨国透明度大会上讲话,我深感荣幸,同时我也钦佩非暴力激进党对讲述真相与促进知情权的承诺。 在中国,一项最基本的真相就是中国人同样渴望人权。我加上“同样”这个词,听上可能有些令人尴尬。真实情况是:中国人民对人权的渴望不仅被中共政权压迫,而且也经常被国际社会或多或少地忽略。我经常被问道:“你经历了这么多,你的信心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我的信心在于中国人渴望人权这一简单的事实上。” “你是真的相信这样吗?”有些人鉴于中国现状发出怀疑的声音。那么好,让我为您建议如下的实验,以供您自己做出判断: 请设想您在造访中国,随身携带一份《世界人权宣言》,在街上任意选取一些市民,在不受政治干扰的情况下,向他们展示出这份文件,问他们是否想要这上面列出的各项权利。您会期待他们说什么呢?您相信他们会说“不,我不想要这些权利”吗?这不可能。这时候您会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中国人民:没有人想要成为奴隶。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与世界其他人民没有区别。渴望自由与尊严的的确确是普世真理。...

Read More

10/11/2018 – 杨建利:刘晓波的光辉榜样与严正警告

Posted on Oct 11,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1717 2017年在论坛2000上的讲话稿(中译) 翻译:张帆 (编者按: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本来应该于2007年10月8日在布拉格召开的“论坛2000,2017”的开幕式上发表这篇演讲,但非常遗憾,因旅行证问题杨博士未能如期出席。议报发表这篇演讲的中译稿,以飨读者。) 站在由瓦茨拉夫·哈维尔创办的论坛2000的这个讲坛上,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我们的瓦茨拉夫·哈维尔,中国的瓦茨拉夫·哈维尔,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英雄——刘晓波。 刘晓波在不到三个月之前殉道而死。在这个健忘的世界上,很多人还未曾了解他,另外的很多人却正在装作已经忘记了他。诚如米兰昆德拉写道的,“人类反抗强权的斗争是记忆反抗忘却的斗争”。作为朋友和支持者,我代表他的家庭出席了他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也协助构思了在颁奖典礼上摆放空椅子的创意。我认为记住他的意义在于拥抱他的思想遗产并且在我们继续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斗争中追随他的榜样。 上世纪80年代,刘晓波是中国最具挑衅性的思想家之一。他学贯中西,尤擅哲学与人文,他学术上的真正融汇贯通令他在思想中保持独立与渊博。作为一个瓦茨拉夫·哈维尔这样的人的钦佩者,刘晓波以其对伪善、集体思维与政治逢迎的不容忍而自豪。...

Read More

07/21/2018 – 杨建利:在美国众议院“刘晓波悲惨案件”听证会的发言

Posted on Jul 21, 2017

来源:https://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yang-jian-li-zai-mei-guo-zhong-yi-yuan-liu-xiao-bo-bei-can-jian 翻译:张维) 2017年7月14日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彻夜未眠。 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要感谢各位举行这次重要的听证。本次听证会对于我们讨论我们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晓波的家庭、对于我们如何斗争以褒扬他的勇气与牺牲以及留给我们的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刘晓波的悲剧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动家的悲剧,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奖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监禁。但是在他们之中,刘晓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从2008年12月到最终患病,刘晓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联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习近平发出请求的情况下,被准许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间,他甚至不被允许与前来探监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之时,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遗言。现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晓。...

Read More

07/19/2017 – 杨建利:他是一粒种子,你在哪里埋葬他,他就在那里生根发芽

Posted on Jul 19, 2017

文章轉自: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7421 (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办的刘晓波追思会上的讲话中译稿,张维翻译) 2017年7月17日,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公园 今天晚上,我们沉痛悼念刘晓波的离世,他的离去是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巨大损失。 刘晓波不仅是中国最著名的自由与民主斗士,而且,无论生死,他都代表了中国最杰出的品质。 1989年四月,当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刘晓波毅然从纽约回到北京,成为这次运动中最重要的知识分子领导者。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当别人纷纷出国甚至放弃民主运动的时候,他肩负起了道义与政治的双重责任,继续在中国国内进行抗争。他不断地进出监狱,在天安门大屠杀后的28年里,有一半时间在监禁中度过。他以绝不动摇的精神,分担了同胞的苦难并且为他们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是一位烈士和圣者。 是的,刘晓波是一位烈士和圣者,他具有迫害者们嫉恨的道义权威。他的遗产是爱、正义、和平与牺牲,而这将超越迫害者的行径,常驻人间。 这就是中国的独裁者们害怕他的确切原因,他们如此害怕他的一言一行,如此害怕他留下的精神遗产,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刘晓波的中国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进行比较;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中共政权比作纳粹政权,因为继1...

Read More

07/18/2017 – 杨建利:在美国众议院“刘晓波悲惨案件”听证会的发言

Posted on Jul 18,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7394 2017年7月14日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彻夜未眠。 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要感谢各位举行这次重要的听证。本次听证会对于我们讨论我们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晓波的家庭、对于我们如何斗争以褒扬他的勇气与牺牲以及留给我们的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刘晓波的悲剧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动家的悲剧,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奖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监禁。但是在他们之中,刘晓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从2008年12月到最终患病,刘晓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联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习近平发出请求的情况下,被准许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间,他甚至不被允许与前来探监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之时,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遗言。现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晓。 刘晓波的癌症因5月23日的一次内出血引起的急诊入院被确诊,此后他住进了位于辽宁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但是,关于他晚期癌症的消息直到六月底才透露出来。在此期间,他的肿瘤从5至6厘米增大至11至12厘米。...

Read More

05/22/2017 – 杨建利:代表公民力量致民阵12大的贺词

Posted on May 22,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5512 民主中国阵线第十二届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 首先,我代表公民力量对民主中国阵线(民阵)第十二届代表大会的召开表示诚挚的祝贺! 我坚决支持民阵的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多元经济、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的宗旨和目标以及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行动原则。期待未来与民阵更紧密的合作。 民阵自1989年成立以来,经历了许多磨难和波折,其中包括内部的分和之乱,目前也面临着合法性、正统性的纷争。长期以来,海外民运组织在没有严格意义的“选民”的情况下片面强调“民主选举”,为了夺位、搞分裂随机拉人入党(入会、阵)投票成为常态,“民主选举”非但不能保障内部法治更成为恶性内斗的工具;近年来,民运的话语环境恶质化,真理、真相并不能越辩越明,图虚名废实绩,虚假新闻满天飞,在高调反共的政治正确掩盖下腐败现象丛生,致使: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不干一个样,真的假的一个样,遵守不遵守规则一个样;认真的思想交流、形势分析、策略思考、理性选择、战略落实、团结协作都淹没在没有是非、没有标准的恶劣环境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万句话不如一个行动,我们需要踏踏实实做事,需要做出实在的成绩,我们要用行动和实绩树立规则和标准,用行动和实绩建立合法性和正统性。舍此,我们只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继续空转。 与民阵和所有其他民运同道们共勉。...

Read More

04/04/2017 – 杨建利:百年僵局的突破口和中日友好关系的真正基础

Posted on Apr 4,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3381 (与日本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等智库座谈、个人会谈内容纪要综合2017年3月27-31日) 对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一个难题,由于中日两国都有一些难以挑战的“政治正确”的存在,人们很难全面准确地审视中日关系的历史与现实困境。 中日两国有着长期交往的历史,有着相近的文化传统。十九世纪上半期,当西方贸易借助军事力量向亚洲推进的时候,起初,中日采取了相似的闭关锁国政策,但很快都发现了这种政策的无效,被迫打开国门。日本的明治维新与中国的洋务运动几乎在同一时间兴起。 十九世纪欧美与中日为代表的亚洲之间,是两种文化和观念的激烈碰撞。我们应该坦率地承认,欧美贸易、宗教、文化对亚洲的影响,对破除东方专制主义起到关键性作用,在历史上具有进步的意义。但是这种作用的发挥,在东西方整体观念碰撞的殖民时代背景下,是借助于武力实现的。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形成民族主义的反弹。...

Read More

10/09/2016 – 杨建利:权力的最高价值体现在它帮助无权者的潜能上

Posted on Oct 9, 2016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69872 (中译:王剑鹰) 各位好。 2014年3月14日,中国人权人士曹顺利在中国一家部队的医院里死亡,浑身布满虐待的伤痕,这是拘留5个半月留下的印记。之前,她在2013年9月准备离开中国前往日内瓦参加一项有关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时,在机场遭到逮捕的。那年6月,她在北京外交部外组织了一场静坐,要求允许普通公民参与撰写中国递交联合国的人权报告的过程。 今天,我继承她的遗志,以同样的志愿演讲,也就是以中国公民的身份表达中国民众的愿望。这些愿望应该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的倾听,因为当前的中国政府并不是中国人民选举出来的,他们在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体制中没有正确传达人民的意志,没有代表人民的利益。 近年来,很多民主国家因为惧怕中国的经济力量,在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中,不愿触及人权议题。联合国机制让他们能够在人权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以国际法律赋予的权利集体直面中国政府,而不用担心“干涉内部事务”的指控。三周后就有这样一个机会,联合国大会将投票选出人权理事会的新成员。 我敦请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民主国家不要再次浪费这一机会。 根据建立人权理事会的联合国大会60/251决议规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候选国应当是“在保护和推动人权事务上保有最高标准”的国家。中国离这个基本标准相差甚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