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2021 – 大午律师团十问十答:案件有可能人为拔高为涉黑涉恶

Posted on Apr 5, 2021

来源: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bx-04052021101052.html

民营企业家、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及其他员工去年11月11日被警方带走,至今已四月有余。大午集团案律师团队近日在网上公布案情进展“十问十答”,律师经过综合研判认为,该案不排除被人为拔高为涉黑涉恶的可能。

4月3日,孙大午二弟媳晏玉香、三弟媳周红云在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发文说,四个多月以来,孙大午一案没有任何进展,“作为孙家的媳妇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二人在联署的《给大午集团员工的一封信》中,称已聘请迟夙生、杨斌等多位律师组成律师团队介入此案。随后晏玉香、周红云二人的微博账号被封禁,相关信息也无法查看。

律师研判该案可能被定性为涉黑涉恶

大午集团案律师团队4月4日在维权网发布了“十问十答”对该案的详细情况作出了介绍。据律师透露,目前涉案人员已达30人,其中7人被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另有5人取保候审,其余18人被分别关押,侦查羁押期限延长至5月16日。

在解答中,律师说逮捕文书主要涉及罪名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破坏生产经营罪、故意伤害罪、妨害公务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等,不排除后续追加罪名。但律师表示,根据现有法律文书显示,办案单位并未将该案认定为涉黑,但该案不排除被人为拔高为涉黑涉恶的可能。

律师团队成员之一、中国维权律师杨斌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目前案件仍处于侦查阶段,律师未能获得完整卷宗。杨斌说,由于该案尚有七人处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长期限为六个月,因此5月16日期限届满将是本案的重要时间节点。

杨斌告诉本台,律师在申请与孙大午的会见时,受到了违反规定的对待,孙大午所在的保定市看守所要求本案律师必须当面预约,预约后十天左右才能安排会见二十分钟,违反了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的明文规定。

“(看守所)就是增加了一些额外的条件,给律师会见设置了障碍,”杨斌说。“本来可以电话预约但非要我们当面预约,律师会见一次要跑两趟。”

杨斌表示,孙大午本人坚信政府不会将他认定为“黑社会”,但律师团队经过综合研判,持有不同意见:“根据我们律师会见后反馈的一些警方的审讯内容,以及在外面了解到的扣押财产的情况,我们分析判断很有可能人为拔高,将本案往涉黑涉恶这个方向靠拢。”

律师团队称,本案除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外,其余六项罪名均与农场土地纠纷和“8·4强拆请愿事件”有关。据本台此前报道,2020年6月21日与8月4日,大午集团员工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因土地纠纷两次发生肢体冲突,后徐水区公安局介入,导致多人受伤。8月4日下午,大午集团内部举办了“8·4请愿受难员工”倾诉会,集团员工还到区公安局门口和平表达诉求,39人被抓。律师团一致认为,此事是孙大午一案的直接导火索。

“孙大午案”最新情况曝光:当局施压诱导当事人制造伪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孙大午案”最新情况曝光:当局施压诱导当事人制造伪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大午集团案恐引起民企寒蝉效应

孙大午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知名民营企业家,白手起家创立了大午集团和集生产、会展、教育、医疗、休闲、养老于一体的的康养小镇,旗下员工过万,资产逾百亿。

据律师团透露,孙大午被抓后,各级政府一共指派了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及子公司,控制了公章、财务,甚至干涉员工人身自由,导致客户及人才流失,营业额下降至亏损状态,企业的自主经营权受到严重影响。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认为,不同于与政府勾结的“红色商人”,孙大午是“没有原罪”的民营企业家。杨建利说,孙大午代表着中国政府控制不了的社会力量:“在这些众多的民营企业家中孙大午是个案,从他发家的那天起就和政府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他一直不妥协。而且孙大午是个乡绅,不仅仅是个赚钱的人,还为整个乡村发展谋划,他又有资金、资源又有社会威望,代表着某种乡村未来发展的道路,而这种道路又和中国政府发展的思路相冲突。”

这次并不是孙大午与政府产生的首次冲突。2003年4月,因大午集团网站发表了《小康社会建设及难点》、《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等多篇文章,被徐水县公安局认定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勒令大午网站整改并处以罚款。2003年5月,孙大午以涉嫌非法集资被捕,最终徐水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据本台此前报道,孙大午被捕获释后在大午集团创立了私企立宪、劳资共和的“私有、公治、共享”的新型管理模式,将企业所有权、决策权和执行权“三权分立”,董事会和理事会由员工选举产生。

杨建利认为,孙大午创立的新型企业治理模式也为他招致了“杀身之祸”:“孙大午的成功和所走的道路都不是中国政府规划的,第一条冲突就是,(孙大午的企业治理模式)里面没有共产党为领导核心,所以他这个发展模式和思路是和共产党的管控模式根本相冲突的。”

正因为孙大午企业治理模式与政府的根本冲突,杨建利认为,不同于以往的经济案件,这次政府接管了大午企业一切运营事务,并试图用定义模糊的“涉黑涉恶”罪名来为本案定性,以形成“寒蝉效应”,威慑其他民营企业家。

孙大午亲属晏玉香、周红云在公开信里表示,大午集团愿意配合公安机关工作,正视并努力改正错误,但“绝不会承认强加在我们头上的乌有之罪。”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