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2021 – 美國支持豁免新冠疫苗專利保護 北京為何作壁上觀?

Posted on May 13, 2021

来源:https://www.voacantonese.com/a/voaweishi-20210511-voaio-the-us-supports-the-exemption-of-patent-protection-for-the-new-crown-vaccine/5887613.html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5887608.html

美中兩國圍繞新冠疫苗的“外交爭奪戰”正日漸白熱化。拜登政府上個星期宣布,為儘早結束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美國支持對新冠疫苗知識產權保護的暫時豁免,希望幫助發展中國家的製藥廠商生產疫苗,從而提高新冠疫苗在全球的普及率。對於美國的新立場,一直表示要讓新冠疫苗成為全球公共產品的中國政府反應冷淡。

在豁免疫苗專利保護問題上,北京為何作壁上觀?與此同時,中國國藥集團的一款新冠疫苗獲得世衛組織批准進入緊急使用清單。

首款中國新冠疫苗獲批對北京的疫苗外交路線有什麼樣的實際意義?在中國國內新冠疫苗接種率依然滯後的情況下,北京將如何踐行其使新冠疫苗成為全球公共產品的承諾?美中的疫苗外交競爭之中,誰會成為最後贏家?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儘管拜登政府支持暫時豁免新冠疫苗專利保護的決定具有一定爭議,也遭到了歐洲一些國家的反對,但美國作為國際自由秩序的製定者和主導者,它在給全球提供有效疫苗方面肩負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他說:“疫情無國界,疫情在一個國家控制不住,那世界上的基本秩序就不可能恢復正常,每個國家都會受害。尤其像美國這樣開放性的大國,因為美國和所有國家都有關係,密切的關係。受害的話,美國可能是首當其衝。而美國的國力最強,是現存國際自由秩序的製定者和主導者,它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就是它的道義責任問題,它必須採取措施加大加速全球的疫苗供應。雖然它面臨著疫苗製造商的挑戰、反對,還有德國等歐洲其它一些國家的反對,但美國必須採取措施。我們能看到的一些措施首先就是拜登宣布的通過世界貿易組織(WTO)這個機制,對於世界貿易組織的產權保護的條款做一些臨時讓步的決定,當然需要成員國的同意。這樣就可以加速有生產能力的國家生產美國或其它國家先進的疫苗,來加速加大全球的疫苗供應。要不你就強行徵用專利,把這些美國的公司的專利給強行徵用了,然後就把專利開放。另外一個方式就是政府購買疫苗,來支援一些貧窮、欠發達國家,無償支援或低價賣給所有這些國家。不管怎麼樣,這三種方式必須採取一種。第二個就是它的道義形象問題。圍繞著疫情三件事是必然發生的。一個是製度競爭——民主制度更優越還是專制制度更優越。這場競爭還在繼續。另外一個必然的事情就是疫情之後,一定會有一種新的國際秩序產生,所以疫情和地緣政治密切相關,另外一個必然的事情就是追責。”

在美國宣布支持豁免疫苗專利後,中國政府的反應比較冷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國一直以實際行動支持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期待各方在世貿組織框架下積極、建設性地進行討論,爭取達成有效和平衡的結果。”這一表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前表示的,中國要擔當全球抗疫的負責任大國、讓疫苗成為全球公共產品的雄心壯志似乎不匹配。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表示,中方態度冷淡令人困惑,有可能是因為還沒有準備好應對方案。但他認為,中國未來也許也會接受開放自己疫苗專利的立場,因為這符合中國自身利益和國際趨勢。

他說:“現在感覺有點不太理解的是中國政府反應很冷淡,這個冷淡背後的動機是什麼?我個人覺得可能中國政府目前對美國的舉動並沒有實際的對策。它倒不一定完全是想破壞這個舉動或者什麼,但是它沒有對策。因為可能沒有想到美國政府會這樣高姿態地宣布。接下去就是中國怎麼接招。上個月中國疾控中心高福也提到要開始開放外國疫苗在中國的使用。但是現在美國一說完全徹底開放,反而中國有點進退維谷,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我覺得如果不出意外,中國政府接下來的反應應該是比較正面的。因為只有這樣才符合中國自己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現在大敵當前,抗疫是全世界各國的一個重要任務。所以任何一個反對聯合抗疫、協調一致行動的做法都是對自己不利的。所以中國也好俄國也好,在接下來一系列跟美國西方國家的抗疫合作方面,我認為它會逐漸慢慢地要靠攏西方的做法。同樣中國國藥被批准的這個疫苗,如果不出意外,它也應該是要放棄知識產權的,這是一個趨勢。”

“公民力量”的楊建利表示,中國不表態可能是因為還沒有算清利益得失,是否跟進關係到中國全球“抗疫大國”的形象。

他說:“忽然美國要同意一些國家提出來的讓渡知識產權,美國的疫苗當然是最先進的,目前受信任度最高的,首先好像是美國的表面的利益受到最大的損失。但為什麼中國又不馬上表態支持呢?因為在WTO裡,如果這項讓渡的條款要通過的話,必須164個國家都得同意,包括中國。它為什麼不表態支持呢?就是它還沒有算清利益。雖然中國是一個技術很強而且生產能力很強的國家,但是真正把這個疫苗生產出來並不是那麼簡單。專利只是其中一部分,還有工藝、原料等等很多的問題都在裡面,並不一定中國就可以用專利的讓渡得到迅速的好處。另外就是你在製造疫苗的時候,在進行疫苗外交的時候,你不可能不告訴大家你在使用美國的技術。是不是在客觀上幫助了美國形象的樹立?另外就是這個事情首先具體的措施是拜登提出來的,習近平上次的表演只是一個寬泛的概念。是不是你加入來支持美國提出這樣讓渡的行動,實際上等於說和在國際秩序中扮演的領導角色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我覺得它遲疑的原因是在這裡。”

中國國藥集團的一款新冠疫苗最近獲得世衛組織批准進入緊急使用清單。法律學者虞平認為,中國疫苗獲批對中國的疫苗外交和全球抗疫都有積極意義,但中國疫苗是在質疑聲中獲得批准的,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最終仍然要面對國際社會的實際檢驗。

他說:“西方非常有效的疫苗沒有辦法及時提供給其它還沒有疫苗的國家。在這一點上講,我覺得WHO批准它(國藥集團新冠疫苗)是有這個考量的。因為WHO過去5、6個月,從第一個疫苗被批准在使用以後到現在,疫苗在全球的接種現狀是非常不滿意的。不光是WHO不滿意,其實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對於疫苗在全球的公平使用本身也是有質疑的。所以WHO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批准中國國藥疫苗,我覺得是有戰略性意義的。這個意義從技術層面上講,西方疫苗生產技術比較先進,也更複雜。而且不容易保存,也不容易運輸。國藥疫苗有個非常大的特點,它比較方便運輸,在常溫下保存就可以了。而且很容易辨別它失效了還是沒有失效。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WHO這個戰略性的舉措,也就是批准國藥疫苗,對全球抗疫是有非常大的好處。接下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中國國藥疫苗是在飽受質疑中被批准的,所以對它本身也是非常大的考驗。換句話講,這個疫苗在全球範圍的推廣效果本身也是對中國所謂的’疫苗外交’是個極大的考驗。因為現在不是WHO說了就算的,而是要科學的數據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