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7/2021- 大午案庭前会议结束 孙大午痛哭愿承担一切罪责

Posted on May 27, 2021

来源: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bx-05272021104320.html

近日,河北大午集团发布《大午案十问十答(四)》,披露了“大午案”庭前会议的细节。孙大午在会议上说,待遇恶劣,生不如死,并当庭痛哭,愿意为集团和员工承担一切罪责。但学者表示,当局快审重判是为了将大午集团一网打尽,孙大午一人顶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民生观察”网站5月25日发表的这篇文章说,“大午案”庭前会议自5月17日开始,至5月22日结束,时长共计五天半。由于召开仓促,缺乏足够时间阅卷,庭前会议现场一片混乱,控辩审三方冲突激烈,几乎无法达成任何共识。大午集团律师团队认为庭前会议彻底沦为走过场,当局企图迅速结案定罪以此来向建党百年献礼。

精神摧残、诱供、酷刑

“在这种压力下,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解放了,我死都可以。”孙大午在会议上痛哭,表示他愿意为了家人及员工承担一切责任。“法不外乎人情,我们确实有错误,上网发消息,土地问题我们有错误。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我承担了,别人更重。我愿意和谐。我们是搞社会主义的典型企业。是正面的典型。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

同时,孙大午表示在侦查期间警方存在诱供行为,以孙大午二弟孙德华的虚假口供向他施压。

“戴黑头套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要出了这个地方就要戴,包括看病都要戴。我三个月没有太阳,没有窗户,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已经到了极限。在(指居地点)里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要求去看守所。”孙大午在会议上披露被指定监视居住期间自己备受摧残,饮食无法得到保障,只能吃咸菜度日。“我要吃药,也不告诉我时间。在里面不知道时间,没有钟表。”

与此同时,孙大午小儿子、大午集团副总经理孙福硕声称自己被拷问了三十多个小时,还遭到了威胁、恐吓与洗脑。大午集团办秘书纪玮莲表示她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以来,住所没有窗户,多次呕吐,身体状态达到了极限。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告诉本台,刑讯逼供和非法诱供都会导致证据失效:“诱供在审讯过程中是不能发生的,这是犯罪行为。他们普遍遭到酷刑,每个人都讲到了没有阳光,戴着黑头套。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口供应该不算数。孙大午说要在庭审时把这个问题讲出来,孙大午非常明白,有这种准备,也想做抗争。”

全美学自联现任理事陈闯创认为,中共在办理敏感案件中长期使用诱供、酷刑等非法手段,由于主动权在当局,孙大午再怎么抗争都改不了当局快审重判的决心。

陈闯创说:“抓了那么多人,采取这么大的动作,为首的孙大午肯定会重判,他认不认不重要,这个例子太多了。共产党当然会对一个集团案件采取首恶必办,分化瓦解,承认罪名配合的人会轻判,分化瓦解这招非常管用,无论在多大的集团案件中都能看到。”

在会议上,孙大午等人承认涉及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的“8·4事件”存在处理错误,但被告方均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等指控是大午集团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但警方肆意扩大了孙大午认罪认罚的范围。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维权网)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维权网)

活动人士:当局要对大午集团一网打尽

律师表示“大午案”面临快审重判。根据各辩护人了解的情况,检察机关对孙大午大儿子、大午集团董事长量刑建议为不认罪认罚20年、认罪认罚16年;对孙大午二弟孙志华量刑建议为不认罪认罚14年、认罪认罚11年。孙大午本人将面临顶格量刑25年的风险。

 长期关注“大午案”的美国南卡商学院教授谢田告诉本台,孙大午一旦以司法程序漏洞抗辩,将面临更严格的处罚:“孙大午体现了民营企业家不畏惧政府,也不和政府勾结的(精神),大午集团学校、医院低收费或无收费,把中国政府的蛮横、无能、低效的丑恶嘴脸给暴露出来。他得罪了大大小小的官员和政府部门,同时也让上层感到不安。中共为了杀一儆百一定会重判,如果孙大午想用司法漏洞抗辩,对中共来说抗罪从严,可能会用更高刑期来判。”

杨建利同样认为,中共当局企图将孙大午等人一网打尽,彻底接管大午集团的资产,孙大午一人承担所有罪责的可能性不大:“从政府方面来看,就是要把孙大午、家人和雇员全部消灭殆尽,把企业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这种情况下虽然孙大午说一人承担让其他人回家,但我觉得可能性非常非常小。”

杨建利呼吁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应对“大午案”保持密切关注,通过舆论压力向中国政府施压,即使当局一再压缩公民社会空间,并对国际呼吁置之不理。杨建利表示,正在为“大午案”与一些人权组织和关注人权的政府积极接触。

本台此前报道,早在2003年5月,孙大午因在企业官网上发表批评时政的文章遭到当局打压并判刑。2020年11月11日凌晨,警方突袭抓捕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及其亲属,以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近30人。随后保定徐水区政府指定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接管公司资产及一切运营事务。此外,当局还对“大午案”相关网络信息进行删帖和屏蔽,员工及家属收到警告,不得接触律师及媒体。今年4月,“大午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7名被告被正式批捕。孙大午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诈骗9项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