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5/2021 – 曾慧燕:“六四绿卡”灵魂拷问

Posted on Jun 5, 2021

来源: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6/5/n13000277.htm

【大纪元2021年06月05日讯】“六四事件”32周年,历史的伤口难以愈合。八九民运的是非功过,任人评说;但六四血腥镇压罪大恶极,人民军队杀人民,大错特错毋庸置疑。

代表“六四”受难者遗属群体的“天安门母亲”,在“六四事件”32周年前夕联名发表祭文,宣称:“岁月流逝,我们群体的父母亲正在逐渐老去,一些老人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我们的信念与坚守永远不会改变。”

在32周年祭文上签名的有122名亲属,另有62人已经离世,因为在历年祭文中签名,也被列出。

2004年“六四”15周年纪念,我曾写过一篇《“六四绿卡”大军特殊移民群体》的文章,时光荏苒,转眼已是32周年。

32年过去,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经济貌似高速腾飞,“小粉红”横空出世,网络世界看似成为“小粉红”天下。民族主义空前高涨,言论自由遭受空前打压。1980年代残存的敢言之风,在六四之后随着中共秋后算账、紧缩言论一落千丈。

有关六四和武力镇压的讨论,在所有官方媒体和社交平台被彻底封杀;六四事件成为网路敏感词,近几年流行的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被删帖封号比比皆是,人们自觉自律地不再提“六四”。当局采取各种严厉措施,试图将这一震惊世界的重大事件,从中国人记忆中彻底抹去。

看着“天安门母亲”群体一年年老去、因不断有人离世越来越“人丁单薄”的身影,不禁要拷问“六四绿卡”受惠者的灵魂:32年来,你们做了什么?

随着时间流逝,当年的“六四绿卡”大军,在美国安居乐业近32年,从1998年开始,很多人陆续加入美国国籍。大批学有专精的留美人士,在各自领域站稳脚跟,做出贡献,成为美国社会中坚分子和既得利益者。这些人追求美好生活无可厚非,任何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居留地。

但有些人却心安理得吃着沾满六四死难者鲜血的“人血馒头”,以“爱国侨胞”或海归人才身份,回国与大陆贪官污吏勾结共同发财。

更有甚者,他们掉转枪口“反戈一击”,在网上充当“五毛”角色,对准当年的学运参与者和六四死难者,指责他们试图搞乱中国,支持当局“镇压有理”的论调,口径一致跟着当权者指责惨死在北京东西长安街头的六四亡魂,为中共当局充当吹鼓手献媚。

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是“饮水思源”,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即使“六四绿卡”受惠者不对那些用鲜血和生命帮你换来绿卡的死难者心存感激,也不能恩将仇报,为虎作伥呀!如果六四死难者泉下有知,会否向他们发出灵魂的拷问?

再者,当年有人算过一笔账,“六四绿卡”受惠者至少省掉几千美元律师费和等待几年的审批时间;部分公费留学生更免去按照中美之间协议回中国服务两年的要求。如此算来,每人从六四绿卡获益约为5万至10万美元;这还不算他们的配偶及其子女等直系亲属直接或间接受惠。他们中的许多人获得绿卡,五年后成为美国公民,又申请自己父母来美团聚。一个人拉一大家子,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扪心自问,这些新移民正是得益于六四绿卡,他们中有没有人资助过六四难属

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在6月4日前后遭到中共军队血腥镇压,震惊世界,国际社会同声谴责。

“六四”事件,不但改变了中国和世界,也改变了美国华人社区结构,为在美华人注入新血和活力。

1990年4月,美国总统布希签署保护中国在美民众的行政命令。1992年时任美国联邦众议员的加州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提出《中国学生保护法案》(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随后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布希总统于10月签署该法案,规定自1990年4月10日前进入美国的中国公民,可获行政命令保护。在被免除移民配额、优先类别、劳工证明、入境许可文件和两年回国居留限制的情况下,可在1993年7月1日起的一年内,按照移民法规申请调整为永久居民身份,史称“六四绿卡”。

回顾“六四绿卡”的历史,不可不提其幕后功臣、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积极推动通过“中国学生保护法案”,期间在学自联主席刘永川领导下,与美国行政当局做了大量沟通和游说工作,经过历时三年不懈努力,为该法案的通过奠定强烈的民意基础。

由1993年7月1日开始至1994年6月30日,数以万计在1990年4月11日前入境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获得合法调整身份的权利。

据不完全统计,共有8万人符合申请“六四绿卡”,其中不乏中共高干子女,加上他们附带可以申请配偶和年龄未满21岁、当时仍在大陆、香港或澳门生活的子女,以及来美探亲、观光、访问及洽谈商务等大陆人士,还有非法入境者,直接及间接受益者,实际超过10万之众,成为美国华人移民史上人数最多、素质最高的新移民群体,为美国华人社区提供高教育水平人才,也为未来华裔影响美国增加生力军,对改变华人社区结构和政治经济生态产生长远影响。

年参与创建全美学自联、现为“公民力量”负责人的杨建利,在提到“六四绿卡”群体时表示,应尽可能通过各自可行的方式资助国内受迫害者,包括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受害者群体。他说:“如果你过去多年没有来得及对中国当前的民主事业出过力,那么请你现在凭借自己的良知作一点有益的事情,包括时间、精力和金钱上的支持。”

另外,杨建利建议,面对自己居住地、工作场所的邻居、同事、朋友,“六四绿卡”受惠者,应为中国今天的民主维权运动说几句公道话。

不过,刘永川等多名全美学自联前骨干,都对一些“六四绿卡”受惠者的人性表现颇感失望。早在2001年“六四”12周年纪念前夕,时任全美学自联主席的易丹轩,曾发表《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受惠者的公开信》,呼吁直接或间接受惠于“六四绿卡”人士,不要忘记痛失亲人的六四死难者遗属,他们仍然生活在痛失挚爱的恶梦中,因此遭受种种不公正待遇,生活困难重重。他们应当想到那些在六四悲剧中,失去丈夫或妻子、儿女、父母等亲人的六四遗属,本着人道关怀精神慷慨解囊,给他们捐助一些款项。

然而,那次学自联为六四死难者家属捐款,只获得80人回应,共捐款7000多元。而“六四绿卡”受惠人至少8万,如果每人捐一元,也至少有8万元呀!

一位多年如一日捐助六四难属的“六四绿卡”受惠人表示,多少人为了一纸绿卡饱受精神折磨,如果每个受益人都将为办绿卡省下的律师费捐给六四遗属,不知可积多少“阴德”。

他对那些嚼着人血馒头说风凉话,指手划脚说三道四,跟中共一个鼻孔出气的人嗤之以鼻。“即使你没用实际行动帮助六四死难者家属,至少你应该同情理解他们的诉求吧!”

由于中共当局对“六四”的禁忌,一些大陆新移民对六四事件及“六四绿卡”一无所知。米兰昆德拉说:“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永不忘记!永不放弃!正是今年万众一心纪念六四的共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