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5/2021 – 【404档案馆】第15期:孙大午:“未来的被告审判席上会是谁?是你们!”

Posted on Jul 25, 2021

来源: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8565.html

今天的话题是正在审理中的孙大午案。

2020年11月11日凌晨,警方突袭抓捕了著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及其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以及大武集团所有高管,共计28人。抓捕的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罪名;抓捕的方式为:公安局异地使用警察,6辆大巴凌晨行动,所有特警带着冲锋枪和警犬,破门而入直接动手。随后,孙大午公司的账户被冻结,各级政府一共指派了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及其子公司。时评作者燕梳楼称:“显而易见,这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常规抓捕,更像是一场针对‘涉黑涉恶’性质的高级别抓捕行动。”

孙大午是颇具传奇性和话题性的著名农民企业家。1985年,他以养鸡养猪起家,在河北保定市徐水县创立了大午集团,之后又建设了集生产、会展、教育、医疗、休闲、养老于一体的康养小镇,旗下员工过万,资产逾百亿。

在大午医院,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月只要交一元钱便可免费看病,做个B超和验血的全套体检也只要10元。在大午中学,学生只需缴纳每月100元的生活费就能入读。如今,这所学校已发展成占地15万平米,拥有8000余名师生的高水准学校。孙大午真正实现了让村民住得起房、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的梦想。

在企业管理上,孙大午创立了私企立宪、劳资共和的“私有、公治、共享”的新型管理模式,将企业所有权、决策权和执行权“三权分立”,董事会和理事会由员工选举产生。此外,他还从争取人民权利的角度提出摆脱贫困的思路,从宪政民主的角度呼吁政治改革,而且效果显著。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始人杨建利因此指出:正是孙大午创立的这种新型企业治理模式为他招致了“杀身之祸”。他分析说,“孙大午的成功和他所走的道路都不是中国政府规划的,里面没有共产党为领导核心,其发展模式和思路是和共产党的管控模式根本相冲突的。”换句话说,孙大午代表着中国政府控制不了的社会力量,这在政治上对现行体制构成巨大挑战,当局自然容不下这样的发展模式。

这次抓捕并不是孙大午与政府产生的首次冲突。早在2003年4月,因大午集团网站发表了《小康社会建设及难点》、《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等多篇文章,被徐水县公安局认定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勒令大午网站整改并处以罚款。

一个月后,孙大午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捕入狱。该案在当时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普遍关注,学界、法律界等各界人士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广泛声援。他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也因此被判处罚金30万元。

而对孙大午这次的被捕,各界的普遍看法是:他在劫难逃,不会有上次“缓刑”的幸运。据大午案律师团透露,目前29个政府工作组控制了大午集团的公章、财务,甚至干涉员工人身自由,导致客户及人才流失,营业额下降至亏损状态,企业的自主经营权受到严重影响。律师团认为,孙大午恐将面临25年的最高刑期。时评人燕梳楼表示:“毕竟,案件性质不同,时代也不同了。”

7月15日,大午案在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开庭审理。孙大午被控寻衅滋事、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共八项罪名。

中国数字时代在开庭第二天对国内新闻的搜索结果显示,与18年前截然不同的是,国内媒体对此案集体保持“沉默”。只有几个“私号”小心翼翼地发布相关信息,如大午案的起诉书全文第一天的庭审简报等,但这些信息很快就都被删除了。

但这阻挡不住大午案庭审简报在网上流传。目前流出的庭审简报透露的细节令人触目惊心:孙大午等七名被告人在近半年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残酷的非人道待遇。孙大午自述说:“在监视居住期间,我曾经因为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要求到看守所去,我为此绝食了三天。… …三个半月,我第一次看见太阳。”

另一名被告人,原为大午集团办秘书的纪玮莲称,指定居所原有的窗子被堵死令她无数次的抓狂。她说:“我无数次的要求给我一把凿子,我要在墙上凿一个窗户出来;我赤手空拳往墙上抓,想在墙上抓一个窗户来。”不具备居住条件的场所、实为“人质”的女眷、用尽威胁引诱欺骗手段的侦查人员,使得所谓的指定居所变成“非法拘禁”。此种情形下所取得的被告人供述,当然是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排除。在庭审中,被告人及其律师也提供了相关线索,反复向法庭提出排除使用非法证据的申请,但均被法庭驳回。

学者盛洪评论说:当局称自己是“法治国家”,但它自己也清楚知道,这只是在文字上的。大午案开庭第一天的控辩记录,明确揭露了实际上的非法拘禁和酷刑,这是中共普遍存在的审前折磨,包括超期羁押,无正当理由拒绝取保候审,非法监视居住,限制基本自由,干扰睡眠以及精神威胁。这样做的目的,是报复和炫耀滥权能力,以及逼迫口供。

而这已经成为中共过去几年中处理相关案件的惯用手法,即先把当事人抓起来,再通过各种手段强迫当事人认罪。无论法庭最终判决当事人多久的刑期,当局实质上已经把这些被告关押很久,已达到对这些被告进行身体跟心灵折磨的目的。流亡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建刚指出:共产党整人的手段,是没有底线的,任何人都忍受不住。一是酷刑折磨,二是株连。孙大午这个案件,不是一个单纯的普通刑事案件,他已经成了一个敏感案件,一个政治性案件。

庭审中,孙大午说:“我今天坐在被告审判席上,未来的被告审判席上会是谁?是你们!”目前大午案庭审仍在进行中。

中国数字时代CDT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我们邀请您参加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和404文章存档项目,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详情请访问我们的网站CDT.MEDIA.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